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秒速快三计划 > 树压缩技术 >

从一棵树到百万亩人工绿海

发布时间:2019-05-18 16:14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当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为人侧目,一夜暴富成为一些人钦羡的成功路径,浮夸与焦躁开始侵蚀人们的思想作风时,时代应呼唤怎样的精神?在河北省承德市塞罕坝林场,那里的林业人交出了这样一份答案:艰苦奋斗,甘于奉献。

  塞罕坝人的这份答案,来自于把只有一棵树的莽莽荒漠,变成112万亩的世界最大人工林的奇迹;来自于千百林业人伏冰卧雪、忍艰负难五十载后,仍不改为国奉献的初心。林场党委书记刘海莹说:“没有艰苦奋斗、甘于奉献的精神,就没有塞罕坝的百万亩林海,就没有凝聚人心的力量,这样的精神永不过时!”

  行车于塞罕坝,左右两侧均是密不见光的树林,抬眼望去,根本看不见林子的尽头,很难想象50多年前,塞罕坝是一片土黄、了无生机的荒漠,每到雪季,更是大雪封路、千里无烟。由于它身处靠近京津的高地,有关专家曾断言,如不尽快进行治理,浑善达克、巴丹吉林等沙漠将继续南侵,不出50年,漠北风沙就将兵临北京城下。

  1961年,为破解沙漠南侵的困境,时任林业部国营林场管理总局副局长的刘琨率队来到塞罕坝,在高寒雪原上踏勘了3天,却毫无收获。就在灰心丧气之际,专家组在塞罕坝和赤峰交界处发现了一棵活着的古松,找到了树木可以在这里成活的科学见证,被浇灭的信心重新燃起。林业部经过反复论证,认为可以在此进行大面积造林。

  1962年2月,塞罕坝机械林场在承德市围场县的坝上地区成立,肩负起生态发展的重要使命:“改变当地自然面貌,保持水土,为改变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。”随后,来自全国18个省市的369人组成了林场的第一支建设大军:承德专署农业局局长王尚海,带着爱人和5个孩子把家搬到了坝上;林业部工程师张启恩,带着妻儿离开了北京舒适的家;河北承德农专的53名毕业生被分配到塞罕坝,年龄最小的尹桂芝只有18岁……

  20多岁的技术员时辰是一个地地道道的“林三代”。“我第一次看见爷爷哭是2014年林场被中宣部评为‘时代楷模’时,我们全家围着电视看发布会,听第一代务林人讲住窝棚、吃黑莜面、冰天雪地里劳动的故事,”时辰说,“我爷爷边看边哭,最后绷着劲说了三个字:‘不夸张’。”

  第一批上坝的李秀珠回忆,当时他们住的窝棚,用树枝、茅草搭顶,一遇到大风天就被刮得七零八落,既难防风也难御寒。而塞罕坝一年里有120多天低于零下20摄氏度,每天早晨被子上都能结一层薄薄的霜,“最怕的就是迷路,当年真有职工在林子里被活活冻坏了双腿。”

  林场最初的两年并不顺利,种了2000亩树苗,成活率却还不到8%。这给所有人都浇了一桶冰水,有人写诗“两年栽树全枯死,壮志难酬,不如下坝换新天”,“林场即将解散下马”的传言也在这个时候疯传了起来。然而,当林场在1977年、1980年连续遭遇冰灾、旱灾,累计70万亩的林子被冻伤、旱死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变得消沉,而是迅速打起了精神,再一次把树苗栽到了荒原上。

  1964年,春节刚过,林场书记王尚海、场长刘文仕等人就骑着马,带着技术人员,在坝上转了10多天,终于选出了一个造林的好地方——马蹄坑。马蹄坑三面环山,南临一条小河,坡度不超过15度,是一片近千亩的荒原,极适宜机械作业。在大胆使用了林场培育的新苗后,马蹄坑造林大会战的号角吹响了。4月的塞罕坝,白天平均气温零下2摄氏度。每个人的雨衣外面都溅满了泥浆,冻成了冰甲,走起路来,咣咣直响。30多个昼夜奋战,近千亩落叶松小苗扎根马蹄坑,成活率高达95%,塞罕坝人终于在这片土地上栽下了第一片林子。

  马蹄坑造林成功了,但还有更多更贫瘠的土地等着他们攻克。1964年,承德二中陈彦娴等6名女高中生主动申请到塞罕坝扎根。春天造林,她们要将一棵棵带泥浆的树苗放到植苗机上,两手不停地取苗、放苗。“植苗机在高低不平的山地上来回颠簸,取苗箱里的泥水不断溅到身上,一天十几个小时下来,我们看起来就像刚从泥坑里爬出来似的。”陈彦娴说。

  技术员石怀义在1964年被打成“反革命小集团”成员,以“监外执行”的名义在大梨树沟苗圃工作。一次,石怀义正在被“批斗”,天突然下雨了。石怀义一把扯掉胸前画着叉叉的木牌,抬腿就跑,边跑边喊:“我去趟苗圃,回来再接着挨批。”只见石怀义冲进宿舍拿起铁锹,跑到苗圃引水渠源头,把坝掘开了一个豁口——原来,他是怕下雨导致引水渠引来的水太多,把苗圃给淤了。

  防火员赵福洲、陈秀玲夫妇,每年都要在不通水电、没有人烟的望火楼呆上好几个月,用的是煤油灯、蜡烛,喝的是雪水、雨水,吃的是咸菜、干馍。1984年冬,怀孕的陈秀玲在刷洗水缸时重重地磕了一下,瘫倒在地。赵福洲立刻向场部求援,但由于风雪太过猛烈,15个小时后陈秀玲才被送到医院。孩子只活了一天半便夭折了。哭过,痛过,望火楼里的夫妻岗依然在坚守。

  塞罕坝自然条件恶劣,医疗卫生设施严重匮乏,心血管疾病、风湿病、意外事故等频发,病人却无法得到及时的看护与治疗。1962年上坝的那一批学生多数已英年早逝,去世时平均年龄只有52岁。“一晃就几十年过去了,老同学一个个都走了,没几个像我活这么久。”说到这里,70多岁的李秀珠眼角有些湿润。

  塞罕坝人燃烧的生命,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而被人遗忘,而是永远地矗立在这片土地上:他们营造出了112万亩的世界最大人工林,使塞罕坝森林覆盖率达到80%,每年向京津地区净化输送清洁淡水1.37亿立方米,固碳74.7万吨,释放氧气54.5万吨,成为京津冀生态协同发展的“活化石”。

  创业难,守业更难。近些年,塞罕坝开始在砾石阳坡、沙化地块等作业难度大的地块开展攻坚造林,每亩地造林投资要上千元,而国家项目投入只有300元,资金缺口巨大。塞罕坝人没有“等、靠、要”,消极应付,而是选择二次创业,继续发扬艰苦奋斗、甘于奉献的精神品格,靠自我发展解决资金难题,不为国家添一分困难。

  林场依托塞外风力资源优势,利用石质荒山、防火阻隔为风电企业提供场地;以建设绿化苗木基地为重点,培育多品种、多梯度的绿化苗木;利用林下土地资源和林阴优势,发展林下种植、养殖等立体复合生产经营模式;通过职工出资、林场出让森林景观经营权,成立生态旅游股份制公司,把森林旅游产业做精、做强。这几项的收入如今已突破亿元大关,占林场营林总收入的60%。

  成立旅游公司时,不少人担心公司发展不起来,自己攒的钱打水漂,但随着宣讲工作的开展,职工们都愿意把钱拿出来支持公司。旅游开发处工作人员温雅楠说:“团结、奉献是林场每个人的共同点,只要能把林场经营好,完成林场的任务,我们没有怨言。”如今,塞罕坝一年的门票收入就有4000多万元,正在争取变成5A级景区。

  不仅如此,从2012年开始,塞罕坝林场“自断一臂”,大幅压缩木材砍伐量,将以往每年的正常木材砍伐量从15万立方米调减至9.4万立方米。木材产业收入占营林收入的比重从66.3%骤降到40%。这一串“加减法”,让塞罕坝迅速完成产业上的转型升级,守着绿水青山,开垦出了金山银山。

  塞罕坝精神的文化基因,正在从50年前伏冰卧雪的老一辈林业人身上,传承给全体承德市民。“现在社会上存在着一种浮躁情绪,总想一夜成名、一夜发财、一日成功,殊不知成功从来都来自于实干和苦干。”承德市委书记周仲明说:“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绿色发展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都不可能一蹴而就,需要艰苦奋斗、久久为功。在这个意义上,塞罕坝精神也是整个时代的宝贵精神财富。”

  著名作家魏巍曾为塞罕坝写过一首诗,至今仍被人传诵:“万里蓝天白云游,绿野繁花无尽头。若问何花开不败,英雄创业越千秋”。

http://isaegil.net/shuyasuojishu/90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